五四中文 > 其他类型 > 谍海偷天 > 第九十三章 意外文件

第九十三章 意外文件(1 / 1)

丁远森的目光落到了那份文件上。

“民国二十四年十月,日本潜伏特务三枝时加在上海被捕,准备押解至南京途中离奇逃跑……”

按照文件里说的,当时押解他的一共有三个特务。

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抛锚了。

开车的特务让两个同伴下车,看看是不是轮胎被扎了。

就在他的同伴下车的一刹那,司机猛然踩下油门,扬长而去。

这个特务叫严开,老资格了,没人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出来。

事后,力行社上海区进行了紧急追查,但三枝时加和严开都失踪了。

严开是不是日本的潜伏特务?

没人知道。

当然,在力行社上海区的汇报中,还是把他定性成了日本潜伏特务。

这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。

毕竟,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太多太多了。

天知道身边的人哪个是潜伏特务。

今年3月,许畅策反了一个汉奸,他交代,自己曾经亲眼看到过三枝时加出现在了日本特务机构,和他一起来的,还有个叫严开的人。

但随后,严开就神秘的失踪了。

许畅立刻就有了一个想法:

会不会在上海区内部,有人告诉严开,他假装救了三枝时加,然后跟随三枝时加一起到日本特务机关那里去进行潜伏?

但其实,这根本就是一个局,终极目的就是营救三枝时加。

那么,指使严开的这个人,一定是力行社上海区的一个高层!

许畅进行了秘密而详尽的调查。

严开是上海区书记康华贵的人。

能够调动他的,是不是康华贵?

如果是,康华贵为什么要这么做?

他也是日本潜伏特务?

不可能!

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像。

严开叛变之后,康华贵做了深刻检查,还被给了一个处分。

而且,他还亲自逮捕了严开的老婆,严刑拷打。

是不是在演戏?

不管怎么说,许畅都认为康华贵在三枝时加逃跑事件中有重大的嫌疑。

他本来还想让那个汉奸进一步的进行调查,但没想到次日,这个家伙便因为心疼病死了。许畅的线索到这里也就断了。

但是他并不想放弃。

一旦证明二处的一个高级干事,居然和日本潜伏特务逃脱有关系,那许畅的这个功劳可就大了。

许畅想要独占功劳,这个秘密谁也没有告诉。

康华贵?

丁远森拿着文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他和许畅想的是同一个问题:

康华贵为什么要这样做?

陶承西?

丁远森忽然想到了这个人。

陶承西只是一个小小的中队长,康华贵却处处对其关照,为什么?

是特别赏识对方,还是陶承西手里有了康华贵的什么把柄?

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么一切都解释的通了。

陶承西握住了康华贵的把柄,所以康华贵处处向着对方,为的就是掩盖自己的秘密。

甚至还有一种可能:

陶承西不是自杀,而是被康华贵干掉的!

同时,康华贵还从那个碗橱中取走了被陶承西视为护身符的证据!

那块手表也许也和康华贵有关系!

一想到这些,丁远森有些不寒而栗。

一个力行社的高级干事,一个上海区的书记,居然会做出这些事,而且还杀人灭口?

当然,这些只是自己的猜测,没有任何真凭实据。

康华贵看自己不顺眼,处处和自己作对,但丁远森却无可奈何。

如果能够找到他的证据?

但怎么让康华贵开口?

总不能拿着许畅的这些文件给他看吧?

必须要有一个详尽的计划……

……

早上起来的时候,已经7点多了。

“丁中队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“分批走,赵胜和高壮先走,我和卢修国五分钟后出发,出去的时候注意一点,不要让人看到,在南京城外汇合。”

“是!”

赵胜和高壮先离开了。

在那等了一会,丁远森和卢修国不慌不忙的走了出去。

左邻右舍都没出来。

至少,看起来一切都是安全的……

……

当天下午,迟迟没有看到许畅来上班,一处派人前往许畅家里察看。

然而他们看到的,却是许畅和他老婆曹琴的两具尸体。

还有墙壁上的那一行字:

叛徒的下场!

这一来,中调科再度被震惊了。

迟铁刚才被红党锄奸,许畅夫妇又被解决了。

红党在南京活动的何等猖獗?

中调科军心浮动,人人自危。

徐恩曾知道事态严重了,下令全面展开调查,尤其是重点调查事发当天在许畅家附近的人。

对于提供线索的,一律予以重赏……

……

“徐处长,就是这个人。”

徐恩曾看了一眼面前的人,一看就是个常年做农活的:“姓名。”

“徐大根。”

“也姓徐啊。”徐恩曾冷冷问道:“你有什么线索?”

“我也说不好。”

徐大根嗫嚅着说道:“就是那天,我在卖姜,自己种的,以前也卖不了多少,可那天,先是一个人和我说了半天的话,接着又有一个年轻人,把我的姜全都给买走了。我卖了那么多年的姜,还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的生意,我也不知道有用没有用。”

徐恩曾立刻留意起来:“那两个人的样子你还记得吗?”

“买姜的年轻人头低着,我也没留神。”徐大根回忆着:“可和我说话的那个人,我倒还能说出个大概来。”

“快,找速画师来!”

……

一张图像放到了徐大根的面前。

“看看,是不是这个人?”

“好像像,又好像不太像。”徐大根看了半天,不太肯定地说道:“长官,您别骂我,您说,我就是一个卖姜的,哪里能够记得那么多?反正,大概轮廓可能是这个吧。”

可能?

大概轮廓?

这里面相差的可就大了。

徐恩曾也没有为难徐大根:“我知道了,去领赏吧。”

“谢谢长官,谢谢长官。”

徐大根千恩万谢的走了。

徐恩曾死死盯着这幅画像,嘴里喃喃说道:

“你是谁?是你杀了许畅?”

他不肯定,凭借着这幅画像,要想找到这个人还是很有难度的。

还有,那个买姜的年轻人又是谁?

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必要的联系?

最新小说: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八零好福妻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谍海偷天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