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四中文 > 其他类型 > 谍海偷天 > 第八十五章 叛徒下场

第八十五章 叛徒下场(1 / 1)

丁远森有些头疼。

这自己才来南京,就卷入到了这样的事情中。

戴笠也好,徐恩曾也罢,总之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。

现在,他才真正体会到了一个小特务的无奈。

很多时候你越是不想卷入,越是身不由己。

算了,还是赶紧回到上海去,远离这个漩涡中心吧。

再忍上一段时候,等到西安那里出事,戴笠就会真正得到委员长的无限信任器重,到了那个时候,也是他和军统兑变的开始。

徐恩曾和他的中统,也就失去了和他正面抗衡的本钱。

这一点丁远森还是非常清楚的。

也不知道赵胜他们到哪里去逛了。

丁远森自己一个人,去逛了一圈秦淮河,中午的时候,找了一家面店,点了两个小菜,弄了一大碗的面,美美的吃了一顿。

下午,又问当地人,找到了一家比较有名的澡堂,进去泡了个澡,搓个背,睡了两个小时。

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精神焕发,什么烦心的事都抛到了脑后。

管它天翻地覆,自己过好每一天不久行了?

也没叫车,慢慢步行回到了旅社。

才一进去,就看到坐在一楼的一个人站了起来:

“丁老弟!”

迟铁刚?

丁远森一怔,随即立刻换了一副脸,恭恭敬敬说道:“哎哟,这不是迟组长,您这是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早来了。”迟铁刚笑容满面:“这不是听说十三小时找回图纸的大英雄来了?我一听,哎哟,就是我昨天见过的,我这是有眼无珠啊,我想着,怎么都得来见见你,他们说你出去了,我想着,今天反正也没什么事,等着你呗。”

“得罪得罪。”丁远森一脸的客气:“让您久等了。”

“没等多长时间。”迟铁刚笑着说道:“走,我请你喝酒去。”

喝酒?

怕是另有目的吧?

“迟组长,昨天喝的酒我还没醒呢。”

丁远森才说出来,迟铁刚不容分说的一把拉住了他:“走,走,咱们今天好好的喝一气,和我还客气什么?”

……

迟铁刚不会无缘无故请自己喝酒的。

即便走进了酒馆,喝了一盅,丁远森还是不断的在那提醒着自己。

果然,酒过三巡,迟铁刚先是好一番的恭维,总是翻来覆去无非就是什么英雄出少年之类的老生常谈。

接着又“关心”的询问了丁远森的个人生活。

真实目的还没开始呢。

丁远森也是特别客气的,人家问什么他就回到什么,要多真诚有多真诚。

可他清楚,迟铁刚的真正目的还没透露。

一瓶酒见底,迟铁刚又开了第二瓶,也不管丁远森再三说自己不能喝了,硬给对方倒上:“丁老弟,将来有什么打算啊?”

“没什么,就这么做着。”丁远森警惕的回答道。

迟铁刚忽然一声叹息:“像你丁老弟这样的干才,现在居然才只是个小小的中队长?屈才了,屈才了。你大概也听说过了,我之前呢,也是二处的,可我为什么要到一处?因为这满腹的才华得不到赏识啊,我看你丁老弟也是一样……”

开始了!

丁远森很“虚心”地说道:“远森年轻,不懂迟组长的意思。”

“以后叫我大哥,叫迟组长不是见外了吗?”迟铁刚已经有了几分醉意:“兄弟啊,听哥哥的一句话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你这样的人才,到了我一处,怎么也能给你个大队长做。混上个一年半载的,组长也是轻而易举。今天你见过我们徐处长了吧?”

“见过了。”

“你瞧,本来你立功,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但徐处长一出手就奖励了你三千块。别的不说,就咱们徐处长出手的阔绰,你到哪里去找?哥哥也不瞒你,我们徐处长看中了你是个人才,一心想要你过来帮我们做事。你要是真肯过来,先给你个大队长,再加奖金五千!”

真面目露出来了。

丁远森不动声色说道:“可是,戴处长待我不薄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迟铁刚眼睛都喝红了:“待你不薄其一,但前途才是最重要的。咱们的局长陈局长,那是一手把徐处长栽培起来的,你说,在一处有前途,还是在二处有前途?兄弟啊,我也不逼你,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特别压低了声音:“你在上海,那里是红党活动特别频繁的地方,要是你有什么情报,多和老哥哥分享分享,老哥哥这里绝对不会亏待了你。”

“成,迟大哥。”丁远森主动举起了酒盅:“咱们就怎么一言为定了。”

“一言为定,一言为定!”迟铁刚大喜过望。

……

这一顿酒喝完,喝到了晚上9点来钟。

迟铁刚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。

南京不比上海繁华,虽然是首都,但这个时候街上已经不见人烟,只有一些路灯还在那里亮着。

丁远森一路搀扶着迟铁刚,执意要送他回去。

迟铁刚一路上自然是称兄道弟,种种许诺。

“妈的,尿急。”

迟铁刚拉下裤子就想尿尿。

“大哥,到那条巷子里去吧。万一有个姑娘过来看到不雅。”

“哈哈,要真是有大娘们,咱们兄弟直接在这把她办了。”

迟铁刚肆无忌惮。

和丁远森一起来到了小巷子里,解开裤腰带,对着墙壁就是一通尿。

丁远森看了看周围,弯腰捡起了一块砖头:“大哥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干你娘!”

丁远森抡起砖头,一砖头劈了下去。

就和那天在小弄堂里对付徐满昌时候一样!

唯一不同的只是榔头换成了砖头!

这只手砖头砸下,另一只手一把捂住了迟铁刚的嘴。

又是一下,嘴里还低声骂道:“他妈的,你当叛徒,还要我也当叛徒?我干你娘的!”

一下,又是一下。

丁远森自己都不知道砸了多少下。

迟铁刚彻底的没气了。

丁远森把他的尸体放到了地上,还不放心,又砸了几下也罢手。

扔掉砖头,撕下迟铁刚的外套,蘸着血在墙壁上快速的写下了几个大字:

“叛徒的下场!”

就在几个小时前,丁远森还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做。

可是当看到迟铁刚喝醉那一刻,他忽然脑海里就冒出来了这样的想法!

最新小说: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