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四中文 > 其他类型 > 谍海偷天 > 第七十一章 再临现场

第七十一章 再临现场(1 / 1)

每次和戴笠说话,总好像在执行一个极度危险的任务。

稍有不慎,就会让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还好,这一次总算又勉强过关了。

可是下一次呢?

自己会不会犯错误?

丁远森不知道。

在这样的时代里,谁也不知道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。

他只记得,在自己准备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戴笠忽然说了一句:

“陶承西就这么畏罪自杀了?好了,你出去吧。”

陶承西就这么畏罪自杀了?

看得出,戴笠对陶承西的死也是心存疑虑的。

丁远森也觉得这事有古怪。

陶承西虽然交代出了自己的罪行,但他有康华贵这个靠山,未必没有转机。

但他偏偏就自杀了,还是选择的上吊。

一个断了一条腿的人,选择了最困难的一种死法。

还有那张凳子的倒向?

丁远森始终都是心存疑虑的。

不行,得再去趟陶承西的住处。

也许有什么自己遗漏的东西也说不定?

……

陶承西的家里阴森森的,大概是因为死了人的原因吧?

丁远森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,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线索。

大概,是自己想得太多了?

他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,目光不断的在屋子里扫视着。

然后,他的目光忽然停留在了碗橱上。

碗橱第二层的几只碗,都微微的向后倾斜。

底部不平。

丁远森立刻站了起来在,走到了碗橱前。

他把碗一只只的拿走,一看,下面的木板稍稍翘起来了一些。

他用力一掀,便掀了起来。

有人打开过这里?放的时候大概匆忙了一些,导致这块板没有放平。

这块板下可以藏什么东西?

纸张类的。

谁家的碗橱底部,会加一块活动的木板?

除非想在这里面隐藏什么秘密!

假如陶承西不是自杀,而是被人杀死的?

丁远森做了这样的假设。

如果我是那个凶手?

丁远森开始把自己设想成了那个凶手。

这里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,陶承西和“我”认识。

我走了进来,和陶承西说了一会话。

然后我走到碗橱前,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。

某些纸质的文件、口供、照片?

都有可能。

那可能是我的某些秘密。

现在我得到了,然后我担心陶承西会泄露我的秘密?

我走到了他的床边,陶承西一只腿断了,当时一定坐在床上。

然后我该怎么杀陶承西?

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陶承西?

肯定不能用刀之类的工具。

掐死他?

脖子上会留下破绽的。

枕头!

对,我用枕头闷死陶承西!

陶承西虽然一条腿断了,但却依旧还能挣扎。

那么,我的力量一定是超过陶承西的,不然没办法杀死他!

对!

因为在陶承西被杀死后,我还要伪造自杀现场,一个人……凶手一定是一个人,这样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……0

我需要一个人把陶承西的尸体搬起来,套进绳套里。

这都需要用很强大的力气来支撑。

现在,“我”的大致形象已经有了:

熟人、力气很大、而且做事缜密。

但不管多精密的作案现场,总会留下一些痕迹。

丁远森在向自己朋友那个心理医生请教的时候,他曾经告诉过自己:

“凡两个物体接触,必会产生转移现象,即犯罪现场调查中,凶犯必会带走一些东西,亦会留下一些东西。简而言之,凡走过,必留痕迹!”

这就是后来刑侦人员奉为经典的“罗卡定律”!

“我”留下的痕迹就是,凳子倾倒的方向,以及没有合拢的那块木板!

如果凳子倾倒方向可能是偶然的,那么结合到碗橱里的那块活动木板,丁远森基本可以断定:

陶承西不是自杀,而是被人谋杀的!

那么,凶手暂时可以确定是这个形象了,陶承西呢?

丁远森迅速又转换了自己的身份:

现在,自己就是陶承西。

“我”做梦也想不到这个人会杀死自己。

我把保存的秘密告诉了凶手,我会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手?

假如有,我会把东西藏在哪里?

碗橱底部藏的很隐秘。

那么我会不会用同样的手法来藏另外一个秘密?

假如有这个秘密的话。

按照惯性思维,我会同样采取藏在碗橱底部的办法。

丁远森翻遍了整个碗橱,再没有其它的发现了。

是自己想多了吧,秘密已经被凶手带走了。

可是……

丁远森看向了挂在碗橱边上的那个筷筒上。

里面放着几双筷子。

丁远森拿下筷筒,倒出了里面的筷子。

然后,他看向了筷筒底部。

他忽然用力砸碎了筷筒。

丁远森笑了。

筷筒的底部,同样多加了一层。

里面,藏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。

他小心的打开了纸。

居然是一张当票。

是“通盛当铺”的当票,典当的是一块表。

又是表。

丁远森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那天,徐满昌就是死在了赎回手表路上的。

典当期是一年。

丁远森看了一眼典当金额,不低。

陶承西这样的人,是不会,也没钱去买这么一块价格昂贵的好表的。

一定是从哪里弄来的。

换成是自己,典当了就没准备拿回来。

可他却典当了一年,摆明了是要拿回来或者延长当期的。

为什么?

手表能够有什么证据?

丁远森收好了当票,收拾了一下现场,把砸碎的筷筒和筷子一起带了出去……

……

康华贵推开门走了进来。

那天杀死了陶承西,会不会留下什么证据?

康华贵总有一些不定心。

他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很隐蔽了,几乎没有破绽。

可他忽然想起,自己走的时候应该把碗橱里的那块木板带走的。

万一被人发现会不会有人猜测到什么?

康华贵必须要再回来弥补一下。

他抽出了那块木板,正想离开,目光落到了碗橱一边。

不对,这里之前是有一个筷筒的。

现在筷筒呢?

难道来办案的,拿走了筷筒?

筷筒里隐藏了什么秘密?

陶承西还给自己留了后手?

陶承西死后,是力行社的人第一个赶到现场,仔细检查了一下,才让巡捕房接手的。

也没听说力行社的那些人带回筷筒啊?

不对,不对,一定有什么事自己疏忽的。

那个筷筒也许会要了自己命的!

最新小说: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九零福运小俏媳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