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四中文 > 其他类型 > 谍海偷天 > 第十六章 无所顾忌

第十六章 无所顾忌(1 / 1)

福鑫公司里里外外这两天已经乱成了一团。

高乐田的死,让原本井然有序的福鑫公司失去了主心骨。

尤其是原本负责打理福鑫公司的经理叶简文,更是乱了方寸。

要知道,福鑫公司能够开到现在,而且生意相当好,其实主要靠的还是高乐田。

现在他死了,福鑫公司何去何从?

那些之前的对头,会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?

一切都是未知数。

“叶经理,叶经理。”

底下的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在叶简文耳边低低说了几句。

“他们来做什么?”

叶简文皱了一下眉头:“请。”

力行社的?

他们来做什么?

自己家老爷做的那些事,叶简文心里再清楚不过了,而且高乐田这次的死,十有八九也是力行社的人做的。

换做以前,叶简文根本就不会搭理。

可是今时不同往日。

“你,赶紧的给巡捕房去个电话,让他们带来来保护一下。”叶简文急匆匆的吩咐了,随即抬头看了看天。

天气阴沉沉的,怕是要下雨了。

哎,不太平了。

这天,看着就要变了。

……

“丁队长,不知道今天来福鑫公司,有何指教。”

叶简文也没怎么把这个年轻的丁队长放在眼里。

高乐田虽然死了,但市政府里还有人,而且每年往工部局和巡捕房交的大洋可也不少。

力行社的,也没办法在公共租界一手遮天吧?

“叶经理。”

丁远森缓缓说道:“我们来,为了什么,你叶经理心知肚明。”

“兄弟是实在不明白。”叶简文闯荡了那么久,什么样的角色没有见过?一点都不慌张:“自从我们老爷罹难,这阿猫阿狗打秋风的,也多了。叶某眼拙,分不清个好赖人,您多指教。”

这是摆明了没把自己看在眼里啊。

丁远森不气不急:“高乐田做的什么,你比我更清楚。这话要说的太剔透了,可就没意思了。”

叶简文笑了笑:“话,还是敞开了说好。”

丁远森点了点头:“既然你叶经理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那我也就明说了。高乐田勾结日人,出卖情报,甘为汉奸,证据确凿。你身为他的经理,可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“丁队长,话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。”叶简文冷笑一声:“我们家老爷做了一些什么,我不清楚,也不想弄清楚。你说我们家老爷是汉奸,证据确凿?证据在哪里?

就算他是汉奸,但福鑫公司做的是正当买卖,再退一步说,这里是公共租界,你们力行社的在这里可没有执法权,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

其实吧,什么汉奸不汉奸的?无非就是我们家老爷出事了,一个个都盯着他留下的这点东西,可高家在上海那么多年,想动我们不容易。”

他妈的,一个奴才,主子都死了,居然还那么嚣张?

“你福鑫公司在上海,上海市市政府也在上海!你真的以为在洋人的租界里,我民国就管不到你了?”丁远森冷脸说道:

“过去,高乐田活着,你还可以为所欲为,现在他死了,你当他过去的那些所谓朋友,真的还会护着你们?

旁的不说,现在每天来打秋风,准备对你们动手的人不少吧?我国民政府定你个汉奸罪,和工部局一交涉,你以为工部局的态度如何?”

叶简文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不太自然起来。

的确,这个姓丁的说的全都是福鑫公司面临的现实问题。

“民国22年,你福鑫公司抢了茂金公司的买卖,还把人家龚老板的腿给打折了。龚老板一气之下,送儿子去当了兵,花了大洋,现在人家是中尉。”

丁远森继续说道:“一个小小的中尉,高乐田当然不会放在眼里,可那是他活着的时候,现在可未必了啊。也许你还是不怕,那我再说一个人,柴正兴。”

这个名字一出,叶简文的脸色变了变。

丁远森淡淡说道:“柴家可给你们害苦了,就跑了一个柴正兴,一晃五年过去,现在他是太湖有名的悍匪,这五年时间,他可念念不忘要给全家报仇呢。我说叶经理啊,总说官匪勾结,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官匪勾结?”

“愿闻其详。”

“就是我把福鑫公司和高家的事情全部透露给柴正兴,然后呢,再接应他进上海,我是特务,有的是便利条件,再悄悄的暗中一配合,你说会不会血流成河?当初你叶经理也参与了柴家的那档子事,柴正兴会放过你?”

叶简文瞠目结舌。

你几时听过一个人这么说话的?竟然把“官匪勾结”的计划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了。

这得感谢包打听詹良,把个高乐田过去做的那些肮脏事弄个了清清楚楚。

此时丁远森说的,句句都打到了叶简文的软肋上。

失去了高乐田的保护,他算什么东西?

“高乐田的仇人太多了。”丁远森忽然问道:“对了,你一定打电话给巡捕房了吧,为什么到现在一个巡捕没来?”

叶简文一怔。

是啊,算着时间巡捕也该到了啊?

丁远森一指自己:“因为巡捕房也被我收买了,我们联手准备做掉高家。不为别的,就为了高家的这点子钱。我干脆把计划都告诉你吧。

你福鑫公司做的是走私生意,见不得光,巡捕会冲进来进行检查,走私物品呢,自然是要没收的,当然,会在这里发现一些国民政府的重要文件。

你不用猜,是我故意栽赃陷害你的,文件我都准备好了,巡捕房和我们一沟通,办个移交手续,我们以汉奸罪逮捕你。你放心,到了我们那里,你全身的骨头有一根是完整的,我就不做这份差事了!”

叶简文满头的汗水流了下来。

一边的赵胜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,可心里也是又惊又怕。

这种办法,力行社从来没少做过,可像丁远森这么堂而皇之说出来的,那还从来都没有过。

这个新队长,手又毒,做事又肆无忌惮,还好自己见机的早,没有进一步的得罪他。否则,被他整死了,都不知道怎么死了。

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跟着这位队长,前途和“钱”途或许都有了啊!

最新小说: 八零好福妻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九零福运小俏媳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